首页 资讯中心 成功故事

盖茨、乔布斯和马斯克的创新秘诀:举轻若重,举重若轻

2018-02-12 09:18 阅读( 评论(0)

当微软第一次宣称要发布Windows时,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。甚至在1985年发布第一个版本的时候,也没有引起注意。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,它才真正开始流行起来。

在微软成立的最初几十年里,有很多关于比尔·盖茨如何参与到公司业务各个方面的故事。比如,在公司成立的前五年里,他亲自审查了每一行代码。

尽管微软在通往顶峰的路上碰到了几次幸运的事,但所有人都说,除了盖茨之外,几乎没有人能把微软变成后来的巨人。

史蒂夫·乔布斯也有类似的故事。与他一起工作过的人讲述了无数个故事,来呈现他对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的疯狂关注。

现在我们可以看到,这是如何推动苹果登上巅峰的。

最近,埃隆•马斯克也跟随了他们的脚步,他有不止拥有一家可能会对世界产生范式转换影响的公司。有趣的是,他声称自己80%的时间都花在了设计和工程问题上。

他们背后有一个共同的规律。

乔布斯.png

举轻若重:关注细节

如果让你来考虑领导应该要做的事情时,你会本能的想到他们要专注于非常远大的目标。

这背后的逻辑在于,在较高的领导层面上,最有效的时间利用要么是用来“救火”,要么就是去处理一些比较重大的谈判等等。这是他们应该要注意处理的一部分。事实上,这是大多数CEO所扮演的角色。

但奇怪的是,当你看到历史上一些最有影响力、最有能力的领导人的记录时,他们的成功大多可以追溯到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上。

从托马斯·爱迪生、阿尔弗雷德·斯隆、亨利·福特等人到盖茨、乔布斯和马斯克,这一点显而易见。

例如,在马斯克的传记中,阿什莉·万斯(Ashlee Vance)讲述了马斯克亲自发给SpaceX的每一位员工的一封信。

在信中,他对自己观察到使用越来越多的缩写词提出了警告。马斯克认为,这种情况正在失去控制,如果他们在互动中不断创造新的词汇,并给词汇赋予新的含义,可能会导致低效率的沟通。

要记住,他经营着两家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,每周工作80-100个小时。此外,他还参与者一些其他具有颠覆性的项目。他每天会花1到2个小时去处理这样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,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。

事实上,这就是秘诀所在。

像其他许多取得重大成就的人一样,马斯克可以看到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背后的二级、三级效应。虽然使用缩写词本身是无害的,但它会在公司内部的沟通中造成混乱,这将会带来有害的影响。

不过,这只是答案的一部分。

举重若轻:战略想象力

当你想到苹果或特斯拉这样的公司时,你会有种与其他公司不一样的感觉。

现在的微软已经失去了这种感觉,但在早期,他们也与创新、变革和进步有联系。盖茨向前看了20年,然后集中精力朝着那个方向前进。

如果你将它与你所接触的普通品牌进行比较,你会发现有一个显著的区别。这种区别不仅仅在于一个漂亮的口号或者一次伟大的市场营销,更多的是在于与公司的行为相一致的愿景。

当史蒂夫·乔布斯发布产品时,给人的感觉就是,他并不是在给人们说话。不管你是否相信苹果公司的想法是与众不同的,或者说他们能否改变世界。但乔布斯自己是知道的,他本人是这么认为的。

他知道他要去哪里,他要带苹果苹果公司前往那里。

现在,如果你看看马斯克的采访或者产品发布会,你会从中发现一些类似的东西。他并不像乔布斯那样,是一位公众演说家,他也没有那种魅力。但在他谈到将人类送上火星的时候,就会散发出一种和乔布斯非常相像的气质。

这里的秘诀是战略想象力,它是让人们真正在世界上留下印记的第二部分。

塑造者的力量

雷·戴利奥(Ray Dalio)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(Bridgewater Associates)的创始人,他正在为自己寻找接班人。

在他的著作《原则》一书中,他分享了自己过去几年的经验,他指出了在领导大公司的过程中,一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效率的原因。

大多数像乔布斯和盖茨这样的革命性创始人的接班人,通常做得都不如他们那么好。为了避免他自己的公司也会遭受类似的命运,他想更好地理解这些人与其他人之间的区别。

多年来,在研究人员的帮助下,戴利奥已经开发出了一种测试工具,来帮助他理解那些他将雇佣的人,找出他们的优势和劣势。

几年前,他打电话给盖茨和马斯克,以及其他取得了独特成功的人,参加了其中的一些测试。

像他自己一样,他发现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具有“塑造者”的特征——他们在战术和战略上都很精明。

换句话说,虽然大多数人都有其中的一个优点,但当涉及到一些与琐碎细节有关的底层执行的时候,塑造者也同样会关注,因为它们有一个现实但功能强大的、高层次的愿景,来指导整个决策的过程。

这意味着什么?

这并不意味着只有你是一名“塑造者”的时候,才能取得成功。

能否成功与否,取决于你做了什么,你的日常责任是怎样的,你很有可能在某一个方面具备一种自然而又精炼的力量。

如果你在为一个非营利性机构工作,直接为你帮助的人服务,那么你在战术上可能会更精明些,会更加专注于让更小的一些事情变得更好。

另一方面,如果你是一家银行的高管,你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在未来的几年或十几年里,引导公司的战略和愿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

也就是说,哪怕在这两种假设的情况下,我们仍然有必要在去关注另一边的事情。

就像马斯克、乔布斯和盖茨一样,“塑造者”并不仅仅是一个加成作用,而是会带来一些指数级的增长。

当你把这两者结合起来,你就会看到其他人几乎不会做的事情。

当你从另一边掀开帷幕的时候,你会发现一切你曾未发现的事情。

成为一名“塑造者”,会给你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。

结果呢?你将会完成大多数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或转载时需著名出处